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登录] [免费注册]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热销商品

浏览历史

© 2005-2020 从小,我的家庭教育就很严格,要求我对每个人都要友好,对每个人都要尽可能宽容,所以我用友好的情感对待他们,以换取肆无忌惮的羞辱。一天,我带着我最昂贵的芭比娃娃去校园玩。下课之后,我被九个孩子包围了。是的,四处打斗,然后他们会拿走我手里的洋娃娃。我会紧紧抱着你,告诉你为什么要拿走我的东西。这是我父亲给我买的。你父亲能负担得起吗?我抬起头冷笑,所以我挨了一巴掌,然后我脸上就流了几口水。恐怕这是我最丢脸、最痛苦、最无助的时刻。我无法忘记深深的屈辱和痛苦。它像刀伤一样埋在我的心里。这需要我一步一步。后,母亲和带头抗争的母亲说,云云,一个陌生人,让孩子用这样的好东西去恨云云。所以,我的母亲,一个如此温柔安静的女人,抬起头,困惑和愤怒地说,这将是欺负我孩子的原因。然后她看着我说:“听我的孩子说。”别难过。你应该有野心。我哭着没说话。妈妈突然生气地叫你替我抬起头来。她受了压迫,没有抬起头来。我茫然地抬起头,用那双眼睛盯着站在我眼前的那个又高又胖的女人,什么也没说。幸运的是,从那时起,幼儿教师就参与了这些工作,我再也没有被欺负过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